春与秋与冬

个人树洞与搬运

【开封秘闻】开封奇谈包策填词同人曲(二)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CP:包策➕开封府全员都是小天使


°原曲:青花瓷+歌姬什么的不干啦


°软件:MUTA


°作词:灵魂词人·开封秘闻主编蛙老板@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lo本人)


° 地址在此:
http://star-fans.com/app/dist/play.html?id=610823&shareuserid=721748&sharetime=1531554561&isqrcode=0&platform=5

http://star-fans.com/app/dist/play.html?id=659495&shareuserid=721748&sharetime=1531554587&isqrcode=0&platform=5



祝所有喜欢包策的小伙伴天天开心,喜欢的cp都结婚,喜欢的人都喜欢自己🙏🏻

【开封秘闻】包策同人曲歌词一览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词/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lo本蛙)



❶《开封秘闻》

岚尽青冥显影
雨歇疾风渐紧
提剑踏如流云
枪声刀影

冤屈多如飒沓流星
南冠客愁玉池不宁
艰难险阻与你同心
光影平行

瑶台琼宇青石长街远
脍炙人口佳话传遍
分痛灼艾情义盖过天
九重天也似天上人间

老翁贪啉无餍
金钗将人命悬
佳人里勾外联
因与缘一线牵
王侯恋位篡权
陈州天怒民怨
且看开封全员
来将案件圆

惊堂木声震天
忠义皆在心间
为民初心不变
纵然蹈危履险
不畏堂高廉远
蹊跷尽数指点
待到岁华遥落
把酒祭苍天



❷《关情》(包策广播剧同人曲关情初版歌词)

迷雾成障又迷津子夜亭台饮
是非纷乱判不定民心更难宁
冉冉檀香出窗棂将往事氤氲
君子风骨嶙峋曰世不平

凛风冽冽雨飘零斯人立中庭
湖开妆镜欲将人脸庞尽照映
幸而有你侧耳听
尚能洒脱不惧暗夜临

浮生梦已半醒,知己尚难寻
丝竹音声声轻往事奏入琴
任它官场江湖市井抑或归隐
分秒皆与你相伴同行

相逢岂曰无因,羁绊斩不尽
官情纸薄终究抵不过黎明
你我如同交织平行光影相邻
心心念念总也关乎情



❸《当个府尹累死啦》

放弃啦不干啦
当个府尹累死啦
辛苦为民伸冤无数依旧没有闲钱花

穷死啦不干啦
当个府尹累死啦
也不知何时才能和先生一起回老家

碎银做成御铡买不起名伶
先生总拎着算盘把账清
为何总是不让我把心意明
官方真的好狠心

同僚一个个都玉食锦衣
连对面庞府也雕栏玉砌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
只想攒够彩礼和先生回家结婚去

据说最近朝廷又来了外国使节
明明工作轻松还在那瞻望咨嗟
我等为民生奔走还心驰魏阙
兀兀穷年也文斯敏捷
快钟漏病歇
如枝头病雀

放弃啦不干啦
这个世界好可怕
先生拿着算盘见我就打
在府里称霸

穷死啦不干啦
当个府尹累死啦
啥都不想干只想把先生打晕扛回家

放弃啦不干啦
当个府尹累死啦
辛苦为民伸冤无数依旧没有闲钱花

穷死啦没钱花
没钱不能回老家




【開封秘聞】策曰雞鳴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改自詩經國風·鄭風·女曰雞鳴



🐔雞鳴其一

策曰雞鳴,包曰昧旦。
自興視夜,明星有爛。
策視大人,無心公務。
以算盤擊,遂起勞作。



🐔雞鳴其二

策曰雞鳴,包曰昧旦。
子興視夜,明星有爛。
掃視床底,碎銀漫漫。
以算盤擊,遂起勞作。



🐔雞鳴其三

策曰雞鳴,包曰昧旦。
子興視夜,明星有爛。
策也不爽,怒目相向。
以算盤擊,遂起勞作。

【短篇】近期的真实梦境(部分有隐藏CP)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为什么总是梦见高远,我也不太清楚



❶和高远在埃及
梦见和高远去埃及挖石油,碰到一个马队啥的在那边搞调研。之后一起行动的时候,在博物馆碰到了复活的木乃伊……

超级害怕,一边扛着高远一边挂在马队领队的身上(马队领队长得还挺好看),马队首领:还好你们俩都不太重,不然我可扛不动!

木乃伊一路追着我们跑,还用地道的北京话说什么阴谋之类的,要把我们都埋掉……

然后我就醒了🙏🏻





❷莫名其妙去了夜店
我梦见刚成年的Hajime大摇大摆去夜店查案,被小天使揪出来了。

好像是我去报了个一日游的团,项目里有着这个夜店。我发现Hajime坐在我附近的一桌,就打电话给明智让他把人带走了……不敢打给高远,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x

这个梦后来好像是明智说要好好教育Hajime,同团的妹子说我们要不要跟着去教育,我说不要,妹子:我想看教育嘛,我说看不了,妹子:嗯……那我们去吃黑椒烤肉脆皮鸡饭吧!

结果我醒来都在惦记那份没吃到的饭🙏🏻





❸可能是个神奇的AU

梦见自己研究生快毕业了,因为要帮警视厅调查什么东西就假扮高中生去不动高中上学了,和Hajime同班。

因为我经常装病逃课所以一直被老师关照身体健康问题,考试的时候也考虑到我缺课的情况不让我去,让我呆在别的班自习休息。

在别的班里我认识了一个家里很有钱的女同桌,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演员,一个运动神经很强的业余拳击手。

有一天晚上我们约好一起开车出去露营,车走到一半突然抛锚了,停在一个人工湖旁边。我们下车检查状况,发现人工湖里被绑着一个银色头发戴着高远审美面具的人,他在那边喊“greeed的诅咒”……

然后我就醒了🙏🏻





❹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我梦见自己本是大山深处一瓶默默无闻的藿香正气水,因为被路过的神仙喝了一口,就也成仙了。

成仙之后跟他们四处云游,偶尔会去什么戏班子客串一下凡的神仙,演一下什么神仙和凡人的我爱情故事。

但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寻找一种珍贵的药材,据说这个药材可以治疗癌症。后来因为人间战乱的原因,我们开始分头行动了。

我所负责的区域是不动区域,这里的负责人很霸道,所有人都不敢忤逆他。Hajime不管,凭着证据把负责任的儿子以杀人的罪名关进去了。

负责人很生气,就找人把自己的珠宝放在Hajime家里,要栽赃陷害。因为我是双面间谍,就一边在负责人那里干活,一边找来了高远/怪盗绅士/明智共同商讨对策。

第二天,怪盗绅士偷走了珠宝,我佯装去追他;高远则带着Hajime去别的区域避避风头。

我肯定追不回珠宝,就带着怪盗绅士故意掉落的一些珠宝去找负责人复命,这个时候被安排在我们交易地点的明智就出现了,把我俩都抓了。

我在被送去看守所的途中发现附近有药材的气息,化成一团黑烟飞走了。显示药材地点的地方是个弄堂,里面有一大堆被遗弃的小动物布偶,我发现其中一个猪猪布偶大的口袋里装着那个药材。

而且这个里面的设定好像是玩偶也是有生命的,我记得在弄堂里翻玩偶的时候,翻到一个没有呼吸的玩偶,还很难过,说小小年纪就死了……

拿到药材之后,跟几个神仙同事联系,他们就来把药材带走了,给我放了个长假。

结果假期还没开始我就在某个小区的拐角处被高远揪走了,他说“你怎么搞的?梦里开个车有那么难吗?”,我“???”

然后就醒了🙏🏻





❺莫名其妙去了山洞里

梦见自己和高远去山洞里考察,发现洞里有一个特别诡异的深潭使的东西。

在高远的怂恿之下,我把随身带的登上杖伸进去想探个究竟,结果感觉杵到了一团像人类的东西,伸头一看,是一句还没完全白骨化的尸体。

这个时候,从天而降一颗面目狰狞满脸是血的人头,他说“你把我的身体弄坏了”。

吓得我把高远夹在腋下就开始狂奔,东西都不要了。

然后我就醒了🙏🏻




风都的风真是温柔啊。

【短篇】梦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世界杯期间的神经病脑洞产物。


CP:高金



金田一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king size的床上,头疼欲裂的感觉从睁眼的一瞬间就持续发作。他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了,只是依稀能回想起自己被熟人打晕之后在放置着炸弹的房间醒来的片段。



“我这是被炸死了吗?天堂里还有这种充满蔷薇花香的卧室啊……”起身正打算探个究竟,一个穿着西装端着一本迷之笔记本的男人开门进来了。看到男人的人一瞬间,金田一对这个地方的界定从天堂变成了地狱——天堂里怎么会有瘦得跟竹竿加头发一样的人嘛,肯定是地狱。



“这里是地狱吗?”

“这里不是地狱,不过你要是希望这里被称为地狱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不是地狱吗?我记得我好像是被炸死了来着,好像被打晕了之后关在了被放置了炸弹的房间里,之后的事情就不是很清楚了。”

“嚯?看来是失忆了呢……”

“大概是这样吧。我也不太记得之前的东西了,自己的名字也忘了,只记得我好像推理挺厉害的……”

“有什么不好的?这样以来就不用被身份束缚了,想要推理的话,我这里可是有一大堆的诡计可以提供给你喔。”



一旦接受了自己失忆的事实,之后事情怎么发展完全可以用顺理成章来形容了。比如被面前这个在家还戴着面具的男人告知是他将自己从爆炸现场救出来的时候,竟有一种事情就该这么发展的感觉;在他向自己表述了自己的身份和之后的同居计划之后,也有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金田一每日的日常就是闲在家中翻看男人留下的诡计笔记本,偶尔还会悄咪咪去男人上班的魔术团探个班,顺便跟他一起去公园看看小朋友。值得一提的是,男人从某不可描述途径get到了一根🐑🐸集团最新出的粘物魔棒——可以将照片上的任何人和物瞬间吸到自己身边。因为这个东西太过黑科技而且不劳而获意味颇高,所以刚出来就被禁用了,也不知他从哪弄来的。



“Hajime~看我买了新东西喔!🐑🐸集团最新出的魔棒,可以把画面中的东西瞬间吸到自己身边来~”魔棒才刚到手,男人就打开视频界面跟Hajime分享了。Hajime很开心他能什么事都想到自己,前提是他不把自己从浴室吸到卧室的话。



“看!效果好吧!真的可以吸东西~”

“???所以你就用他来吸我???”

“还真是便利的东西啊~”

“我记得这个好像市面上已经没得卖了吧?”

“能把人瞬间吸出来的感觉真好啊~”

“???”



有了魔棒,谁还不是个小仙男咋的,有如此神器而弃掷一旁,完全有违男人的艺术和美学——Hajime就变成了可以吸的果冻(划掉)可以吸的对象。为了补偿Hajime日常被吸的不确定性,男人变了个装戴着Hajime去游乐园了。



游乐园本身倒是个象征童真和愉悦的地方,只是金田一的神乎其神的引怪体质真是让人扼腕兴嗟。这人还在检票口呢,death buff就已经扩散到不远处的儿童剧场了——穿着银河骑士皮套的演员倒在了舞台上。遇到案件不说,还遇到不知何故跑到游乐场来的明智。以往遇到明智的时候,俩人肯定会互聊(dui)出一个周围人都无法介入结界,但这次不一样了,人家只是个无辜而且失忆的Hajime啊!



Hajime没有接上明智的话茬,径直到案发现场去了。露天剧场没有摄像头,这让搜查的难度提升了一个level——“啊,有了!”Hajime跟男人说了些什么,便向着几个正打算悄悄离场的小朋友走去。男人走之前望了眼明智,见他似乎没什么想说的或者说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便头也不回走向了后台。



事实证明东京双煞这名号也算是有案可稽的,金田一很快就找到了凶手。银河骑士的候补演员因为嫉妒主演的人气,暗地里往主演的面具上涂上了会导致昏迷的药水。这种药水无色无味吸入体内后也不会有残留,吸入药品的人也只是普通晕倒的症状,按照常理是很难被怀疑下药的。许是主演在台上剧烈运动的时候,些许药液从通气口渗出导致眼灯出现几秒短路的状况,而这些状况都被记录在某几位盗摄小朋友摄像机的屏幕里。男人在后台查找相关的监控,发现在案发前有机会接触皮套面具的也就只有候补皮套演员了。



这种案件自然是不会跟小朋友说明真相的,不然他们可能就不再相信穿着皮套跟坏人战斗的英雄了,不过盗摄这件事还是得好好教育的。明智知道金田一的内在还是那个心存正义、赌上爷爷名号和自己的荣誉也要解开谜团的侦探,只是……“金田一君,我知道你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但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你之前的身份跟侦探多少是有些关联。我想知道你现在推理,是为了什么。如果单纯是因为自己推理厉害而有成就感的话,就很不像你了。”



金田一回去之后一直在想明智对他说过那些话。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一直在想着自己的身份,尤其是在做了一个自己是高中生侦探的梦之后。梦里他是一个高中生侦探,破解了很多疑难连环杀人案,还跟一个国际通缉犯结下不解之缘。梦里的场景模糊得很,却有感觉哪里很熟悉,如果自己是个侦探的话……想到什么的金田一跳下床翻开了那本这段时间一直陪着他的诡计笔记本,梦境中空缺的拼图瞬间被填满了。



他意识到那根本不是梦,全都是被自己遗忘的现实,而那个朝夕相处了好一段时间的男人,居然是跟自己斗了几百回合的国际通缉犯地狱傀儡师……记起一切的金田一将下班回家的男人堵在了客厅,对面的人眼里没有丝毫惊讶——“金田一君,你终于记起来了。”



“是你指使我朋友让他把我关在有炸弹的房间的吧。”这本该是句有些疑问意味的话,说出来之后完完全全变成了陈述句的语气。“想要营造出一种把我救出爆炸现场的气氛,让我对你有所改观,但不巧的是我失忆了……”



“失忆了也好,相处方面少了不少麻烦。而且推理能力还在不是吗,和你玩推理游戏玩真的十分享受喔。”终于不用再被称作“男人”的高远遥一直言把金田一关在家里就是想跟他玩推理游戏,直接现写犯罪剧本,连找傀儡的功夫都省了。“你说过的吧,就算你赌上自己的尊严和名誉也要阻止我,不如就在我身边破解我的犯罪计划吧?”



金田一站在原地,思考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高远,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难道你没发现这个世界跟我们原本的世界不一样吗?这只是你营造出来的一个幻境而已,而我也只是按照你心中所想被构造出来的一个人物罢了。你也该回到现实了,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哪里不一样?”

“🐸🐑集团变成🐑🐸集团啦!”

“???”



“原来只是我的梦境吗……”



周围景象如同从中间破裂的玻璃,随着本人意识的迷离而消散。高远感觉自己正在沉入无边的寂静中,这个时候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像是被设置错时间半夜扰人清梦的闹铃——



“高远!你买的那支球队终于进球了!”

【超短打】养猫日记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芹子鱼 写完啦( ´▽`)



CP:泽矢喵X满子喵



X月X日 晴

今天是🐸🐑学园开学第一天,来了很多新老师和新同学。给同学们讲安全常识的时候,一只猫跑进了教室。

说来也奇怪,这猫居然戴着一条蓝色条纹的领带,看起来性格软软的也挺粘人的。

问了一下学生和其他老师,并没有谁有养猫。如果是流浪猫的话,还是交给保卫处来处理吧。





X月X日 晴



今天上课的时候那只猫还在学校,不知叼着从哪里顺来的牙刷,在人行道上大摇大摆地走着。

这猫看着毛色挺亮的,看着营养摄入个不错的样子,应该是个比较名贵的品种,怎么着都不像个因为各种原因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猫。

保卫处也没有查到猫的信息,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要是再没有人认领的话,我就抱回家去好了,反正我也缺个宠物。





X月X日 晴

从今天开始我也是有猫可以吸的人啦!!!





X月X日 晴

这猫牙口真好,我给他准备的大一盘排骨都给吃光了。

模仿能力也挺强的,在电视机前瞅了几秒之后,不知道从哪取来一个迷你小茶具,有模有样地学电视里的绅士喝下午茶,看着倒是挺优雅的。不过用优雅来形容猫,我也是挺【】的。

突然想起还没给他取名字,看他第一天戴着蓝色条纹的领带,就叫他蓝领带好了。





X月X日 雨

他好像真的很喜欢领带的样子啊,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我的领带铺成了自己的床,躺在上面一副贵公子的样子。

倒是也挺粘人的,我上班的时候还会整只猫挂在我的腿上喵喵叫。喵喵叫我忍了,猫不喵喵叫难道要说人话?但是你一直猫朝我wink是什么意思啊???





X月X日 晴

邻居家要搬走了,因为新的公寓不能养宠物,看到我最近大包小包往家里买宠物用品,就把家里养了好几年的猫送给我了。

邻居家的猫叫满子,也是一只公猫。只是看着比较可爱,所以邻居经常把他打扮得像只母猫……我该怎么给他选衣服呢?





X月X日 晴

今天带着蓝领带和满子一起去打针了。没想到蓝领带居然害怕打针,一直躲在满子后面,真的是太丢猫了。

打针的间隙蓝领带一直在看诊所候诊区的电视节目,全程盯着武力值MAX的男主角神烦拍爪,看来他喜欢这种类型的人啊。





X月X日 晴

终于到了给猫洗澡的时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说猫的〇〇很大,今天可以辨辨真伪了。

说起来,该不该给猫做绝育啊?要是做了绝育之后他会不会报复我???





X月X日 晴

啊猫毛满天飞好烦啊。吸毛器倒是准备好了,两只猫掉的毛还是很难处理,干脆给
他们一猫做一套防脱毛的居家浴衣好了。





X月X日 雨

不得不说他们俩穿我做的小浴衣还挺可爱的,连温泉度假村的服人员都夸他们长得可爱,不少人问我衣服在哪买的。





X月X日 晴

蓝领带和满子今天跟温泉度假村的狗打架了,因为那只柴犬的屁股把满子撞出去了。满子倒是没事,蓝领带衣服都打破了,身上几块地方不知在哪蹭秃噜皮了。

明明都玩得挺累了,回房之后俩猫还在房间里上蹿下跳,难得停下来的时候,还蹭在一起坐床上互相舔毛。

蓝领带的小西装破了,该做个新的了。最近好像挺流行黄色的西装,那就选这个颜色的布料吧。





X月X日 晴

今天家里来了一只老鼠,吓得蓝领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蹿上了大衣柜,反正我是头一回看到蓝领带被吓成这个鬼样子,说是见鬼了都不为过。

至于满子,向老鼠堆冲过去那架势,我都觉得他想把那些老鼠都活吞了。看来满子的战斗力真心很强啊,以后不用担心家里有老鼠什么的了。





X月X日 雨

今天发现满子坐在一本杂志前面盯着上面的服装看得入迷,想起之前去邻居家做客的时候好像见过一些猫猫尺寸大小的cos服,大概满子喜欢cos动画里的人物吧。

反正给蓝领带买来做小西装的布料还剩一大堆,也给满子做一些小裙子吧,说不定还能配个对啥的。

等等我在想什么,他们俩都是公猫啊,虽然蓝领带这只蠢猫不知道……





X月X日 晴

今天给他们俩各开了一个ins,用来囤一些照片,这样一来我也算是个宠物博主了。等他们火起来之后,那我也可以蹭个热度变成1080线的网红了(我不是我没有!





X月X日 晴

嚯,涨粉速度真快!我只是发了他们穿着我做的浴衣在温泉旁边拍的照片,就有一大堆的赞和关注,甚至还有人回复说要给我的猫生猫儿子,我???

你说要是跟我要猫猫照片的授权来做表情包,我还可以理解,毕竟有些哭泣毛毛的照片真的很适合做沙雕表情。但是生猫儿子……还是算了吧。

不过……蓝领带好像一直都是ニヤニヤ的沙雕笑脸,该不会……脑子不好吧???





X月X日 晴

感觉蓝领带最近对满子越来越好了,牛奶啊饼干啊排骨啊小鱼干啊都会分给他一些,两只猫的关系感觉越来越近了,蹭在一起的时间也变多了。

这……猫界兄弟情???虽然蓝领带不知道满子是公猫。





X月X日 雨

最近天气炎热又很潮湿,家里开始闹虫灾了。有些蟑螂甚至顽强,喷了不知多少杀虫剂,就是干不掉。蓝领带看着挺正经的一只猫吧,一见到老鼠和蟑螂就跟见了鬼似的,跑得比谁都快。只不过他现在会回头看一眼满子,纠结该不该跑回去拉着满子一起跑,也算是有所成长吧。

可是满子根本不需要跑,就他那个单爪捶爆蟑螂的凶残手法,我一个拥有自保能力的成年人看了都害怕。





X月X日 晴

最近在刷捷德奥特曼,沉迷伏井出K的颜值,感觉蓝领带跟他还蛮契合的,就给他做了伏井出K的西装套装,还顺带用木条给他雕了一根拐杖。

本来想给满子做小裙子的,在看到满子眼巴巴看着杂志上迷你交通警小裙子之后,改变了主意。





X月X日

给他俩拍了套组合照片,上传到了他们共同的ins里。照片里面穿着伏井出K同款西装的蓝领带喵一爪扶着根短拐杖,一爪被穿着交通警小裙子拿着迷你喵喵证件的满子喵用手铐铐着。

本以为还会招来那种等猫儿子的评论,结果这次居然告诉我全都站了我两只猫的CP???哈???





X月X日 晴

蓝领带今天食物中毒了,去诊所看了之后,说是吃了变质的猫粮,还得住院。
可我最近根本没买猫粮啊???





X月X日 晴

在笼子的夹层里找到了一些看着就变质了的猫粮,这难道是蓝领带存着准备大半夜跟满子一起吃的猫粮吗……还好满子没吃。

让你瞎囤猫粮,现在住院了看不到满子了吧!





X月X日 雨

昨天懒了一下,没把那些变质的猫粮丢进处理袋,今天一早起来发现已经被满子吃光了。但他好像……啥事儿没有。

这……厉害了!





X月X日 雷阵雨

蓝领带出院了,为了庆祝他出院,我让他在一堆CD中选一盘。结果他选中一碟恐怖片,然后整一个多小时都揪着“Zzzzz”中的满子瑟瑟发抖。





X月X日 暴雨

今天醒来到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站起来一看,蓝领带抱着满子正舒舒服服躺在我的床上。去客厅瞅了一眼,发现他俩的笼子被挠断了几根铁丝,特别是他俩笼子隔层中间那块……也就是说……噫。





X月X日 暴雨

想要吃猫。





X月X日 多云

今天天气不错,带着俩猫去了公园。

满子还挺受小姐姐欢迎的,周围也聚集了不少母猫,结果他们都被蓝领带zuo走了。

这猫ニヤニヤ的感觉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又傻了???





X月X日 多云

今天散步回家的时候,蓝领带在家门口附近的草丛里发现了一把武士刀,吓得直接跳到满子的背上了。回家之满子一直在给他顺毛,总算是安定下来了。

晚饭过后,满子穿着我新给他做的cos服在他的小衣服里滚来滚去,可能是运动幅度太大,“嘶”的一声过后衣服就变成了两截破布。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满子露出那种猫生不值得的表情,不过好在有蓝领带帮他舔毛,心情恢复得还挺快的。





X月X日 雪

今天下雪了,也不知道这个鬼天气怎么弄得,大夏天的居然下雪了。不过难得有下雪的机会,就带着他俩去堆雪人了。

满子堆了一个自己,蓝领带堆了一个满子……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单身狗的直觉懂不?!真实的难过,养的宠物都喂我吃狗粮……





X月X日 暴雨

家里进了小偷。

并不是因为丢了什么的东西我才知道有小偷的,这人就躺在玄关。看了眼监控,满子一个旋转跳跃就把他撞晕了,之后蓝领带在他肚子上跳来跳去的……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流啤。





X月X日 雷阵雨

我梦见我的猫变成了人。

蓝领带变成了一个一直ニヤニヤ的男性,看着温柔体贴,身上穿着的大概是我给他做的小西装的放大版,总之一股邻家哥哥的感觉,就是过于粘着女装大佬满子。

对,满子变成了一个女装大佬,看着三观就很正,而且一看就很能打的样子,穿着一套lolita风格的小裙子,被一脸娇羞的邻家哥哥蓝领带一个门咚堵在大门口求交往求约会。





X月X日 冰雹

我做了个预知梦……

我该告诉蓝领带满子其实是一只公猫吗🌚




【開封秘聞】為官人間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CP:包策

設定:搜神記AU



包拯,字希仁,大宋廬州人也。少遇異人過之,授其秘法,遂得仙。能召鬼,有神通,出入熇厲之炎而不傷。宋仁宗時,登進士第,遠官開封,職至府尹。明察秋毫,鞭辟入裡,鐵面無私,善辨忠奸。所謂“官之所法,民之所向”。



公孫策,字束竹。聞包拯其人斷案如神,又立朝剛毅,慕而追之,亦得仙。後寄身府衙,數職於肩,主簿為要。習計會,能鼓琴。博聞強識且通醫理,盡知百草平毒寒溫之性,又曉臭味所屬。醫心如仙,潛心於藥,以教黎民,不以医病為功。時以仵作自居,驗屍以明因由。



見民生多艱,神通盡顯,揚善除惡。戰悍凶惡匪,寄身鋒刃尚不曾畏。鬥皇權貴胄,對簿公堂亦不曾懼。盡瘁國事為民請命,洗冤刷屈以為己任,實為黎明百姓解難排憂之去處。坊間雲:明明上天,照四海兮。今有府君,為黎民兮。升騰青雲,如飛仙兮。擊鼓鳴冤,傳蒼穹兮。



一旦,包策二人共游於街,欲市酒。忽聞道旁檐下有女哭而不哀,皆以為怪。問所哭者誰,何事所謂。對雲:“夫死”,方見一棺。包拯心中疑慮,若有所思,假筆硯書符。書畢,傳與公孫。了然,因以叩棺。



須臾,黑白無常縛一囚於前。囚伏於地,盡述冤屈,言女之罪孽。語畢,女惶恐,假意請罪,執火燔屋欲戮二人。包拯左攬公孫右施道法,入火不燒,踏煙而行。女見此狀,頹然驚泣,頓首請罪。左右遲來,攝女入獄。殺人如藨,罪至大辟,依宋律,秋後問斬。



本聞名遐邇於世,又召亡魂以斷案,故天下號曰「青天束竹」。佳話之傳疾如風,方圓百里皆以為神。仰神通者,祀於石獅,但求年歲平安。好道法者,敬而求學,意欲為魂伸冤。為官人間業已廿載,之二人耳鬢相磨,披心相付。縱一貧如洗,也自得其所。所受擊鼓,繁星未及。禱請神佑,莫不輒應。



世人問其由,策援琴而弦歌曰:“蘭若生春夏,許是飛仙栽。幽獨蒼山遠,青鳥顧自來。若有同心言,臭傳千裡外。歲華搖落盡,其意猶可懷。”歌畢,之二人攜手並肩,驅乘風雲,不知所如。







【開封秘聞】酒與藥

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CP:包策








01.『醉酒』




從來沒有想過會以這種方式過年。








包拯還記得和公孫策相遇之後的第一個大年夜,他家先生難得允許他上街買酒。他倆人手一壇酒走在青石板鋪就的街道上,任憑雪落滿頭也自得其樂。








這成了開封府一年一度的保留節目。每次大伙兒在庭院裡的燒烤架前喝得東倒西歪的時候,包拯和公孫策也靠在一旁閒談,聊聊當下、聊聊未來,心與心距離近得彷彿相交的直線。








包拯以為這種平靜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卻未曾想過生命的流逝的速度竟也快于飛馬。公孫策死於一起針對開封府眾人的陰謀,彌留之際對他說的那些話一直印在他腦海裡,他說「士為知己者死,我現在算是做到了。」








公孫策閉上眼睛的那一瞬間,一座豐碑轟然倒塌。這不僅是重要伴侶辭世的悲慟,更是一群有志青年為民請命道路的幻滅。那一天,雪下得很大,整座城都被籠罩在一片白茫茫的虛空中。








包拯此刻正捧著一壇貼著「福」字的酒坐在公孫策的墓碑前,跟它說著一年來發生的事情。許是精神狀態不佳,還沒喝上幾口酒就醉了。恍然間,他將墓碑認作了公孫策的幻覺,企圖伸手去夠,下一秒卻被石碑的溫度凍回了現實。








等開封府其他人也來給公孫策掃墓的時候,包拯已經抱著空空如也的酒罈靠在石碑旁邊的樹幹上睡著了。眾人合力將他們家大人送回房,未走幾步便聽見他在睡夢中嘟囔著什麼。看似大人的表情似乎是個美夢,眾人唯恐驚醒,便躡手躡腳出門去了。








夢里包拯夢見公孫策握著他的手,一臉真誠——「不管今後發生什麼事,有多大的困難,遇到多大的危險,我公孫策都會為你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












02.『解藥』




開封府預算不夠這件事,已經傳到《開封秘聞》主編的耳朵里了。沒過幾天新一期的雜誌就刊登了一篇講述開封府眾人為了生計四處奔波的文章。








雜誌一出就被百姓一掃而空,主編蛙老闆拿著錢興高采烈地去隔壁裁縫鋪訂制過冬的毛氈帽了;而該期雜誌的主人公們,卻為了能吃上健康的蔬菜在田裡勞作。








在食物短缺的時候挖野菜本是比較方便的手段,可野菜的可食用性有待考證,萬一不小心吃到含有毒素的野菜,不光一大家人性命堪憂,而且到時候大街上的傳聞可就不只是開封府預算不足集體種菜這麼簡單了。








菜地的菜是開封府去外地處理案件時在當地菜農手上收購的種子播種而成的,綠色無公害,而且看著也新鮮可口,可比那些難以下嚥的野菜好多了。就是老鄉在裝袋的時候似乎不小心混進了幾個花種,不過倒也並無大礙,就當是觀賞用的吧。








結果最後被定義為「觀賞用」的花,被包拯磨成粉末狀裝進口袋里做成香囊送給公孫策了。本來菜地裡有些花是不錯的,可這花的清香招來了不少蜜蜂蝴蝶,影響了他們種植的進度,還給張龍趙虎他們幾個蜇了包。








再好的東西,起到反作用了也就失去了最初的意義了;不過好東西也不能浪費了不是,包拯思前想後決定把這玩意兒做成可以使用的東西。便去龐籍店裡尋找合適裝填的物件,一眼便相中一個絲綢口袋,用以前珍藏的香香簽名換回府去做香囊了。








收到心上人贈送的物什,本就令人欣喜萬分;再加上這香囊頗有深意,公孫策很是珍愛。自那天起便天天將香囊掛在腰間,得閒時還會仔細地把上面系著的流蘇撫平,身上漸漸也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後來不知怎的,公孫策的身體每況愈下。醫術精湛如他,竟也看不出個所以然。恰逢皇上微服出巡來開封府找包拯閒聊,見主簿如此,趕忙喊來隨行的御醫幫忙診治——病原體居然是那幾朵花。








花本身的毒素並不足以致命,在開放的環境內,中毒的可能性小到可以忽略不計;只是在室內長時間吸入或者貼身使用的話,毒素便會以指數爆炸的程度早體內擴散。奈何整個國家醫術是最高明的御醫,也沒有能抑制毒素的方法。








包拯心裡自是有答案,解鈴還須系鈴人,如今說什麼也要去找菜農問個究竟。哪知菜農所住房屋已被搬空,空得只剩牆上那句「欲尋解藥,隻身前往無名樓」。時間緊迫,包拯讓展昭等人在原地等候,自己一路詢問當地百姓,在黃昏時分找到了無名樓。








無名樓佇立在半山腰,被一層有淡淡清香的霧氣環繞著,在不遠處若隱若現,倒是有幾分人間仙境的意味。包拯在一片朦朧中摸索著向前,只覺得這香味有些熟悉——「糟糕!是花的香味!」








換了裝束的菜農此刻站在包拯面前,笑盈盈地看著這個自己送上門來的獵物。包拯被盯得渾身發涼,努力使自己平復下來,向他詢問心中所想。菜農倒也有問必答,就連為何要對他們下手和為何能計算到今日這步,也一五一十和盤托出——反正面前之人離死亡也僅有一步之遙,至於兩位玩家將如何抉擇,他沒興趣。








「所以你是為了給兄弟復仇才對我們下手的?我不後悔,殺人就該受到法律的制裁。」




「沒錯。可是我覺得直接給你們一刀很無趣,不如慢慢地折磨你們……」




「那麼,解藥的事也是假的吧?」




「解藥倒是真的,可是解藥只有一顆……也就是說,你們兩個被感染的人,只有一個能活下來。剩下的那個就好好感受同伴死亡的滋味吧,然後一輩子活在因為自私而擅自奪去他人生命的陰影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菜農的聲音伴隨著他的笑聲一同消失在了白霧裡,包拯實在是不知下一步該如何了。他深知公孫策的性格,為了大局考慮,即使縱深躍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也在所不辭;可是失去先生的話,世間就將永遠少一位懸壺濟世的醫者和精明強幹的主簿,自己今後的人生不再完整了……「不管結局與否,權當碰碰運氣吧,看看老天爺到底是不是向著公理。」








一路尾隨包拯的公孫策其實已經聽到他們的對話了。在他聽到「解藥只有一顆」的一瞬間,已經做好了就這麼赴死的準備。上前想把解藥奪過塞進包拯嘴裡,不料卻被那人搶先一步。








包拯將解藥掰成兩半,其中一半塞進了他的嘴裡——「就當我把命分給你一半吧。」